99re8热视频这在线视频 > 爽文小说 >

玩具船长:用音乐描绘属于潮汕人的生活画卷

  • 点击次数:72
  • 日期:2022-08-12 07:41

介绍

最新网址:https://www.extendwatches.com/

近日,南方都市报、N视频、正点观影直播间迎来了《带你去见我妈》电影导演蓝鸿春以及该电影音乐总监——玩具船长乐队。

玩具船长乐队成立于2008年底,是一支使用潮汕南澳岛方言来演唱的乐队,创作元素来自汕头南澳岛一带的传统民间音乐文化,作品内容多数讲述的是南澳岛民与大海之间的故事。四名成员在广州结社,分别来自汕头南澳岛的李奕瀚(主唱,手风琴,吉他),新会的高飞(吉他),广州的周一(贝斯),云南的小刀(打击乐)。

对于此次担任《带你去见我妈》这部电影的音乐总监,玩具船长的主唱李奕瀚表示,电影《带你去见我妈》虽然取景在潮汕,但这部电影在他看来更像是在拍一个中国,原汁原味地还原了一个地区人民的生活方式。

玩具船长乐队

以潮汕母语创作音乐是一个很有勇气,也很有特色的决定,对于潮汕方言演奏乐曲是否小众的问题,贝斯手周一也分享道:“我特别希望大家在对待不管是电影还是音乐时,更多时候真的不用去在意听不听得懂。我觉得有温度、有意义,或者是对于很用心的在做作品的这些人,他就值得你去花一点你的时间,不要太在意这是好莱坞的大片还是格莱美的音乐,好音乐和好作品哪里都会有,但只是缺乏一个发现的心。如果你们静下来,大家不要太过于在意一些标签的时候,可能你在无意之间会发现身边很多好的作品也能够得到传播。”

在直播中,玩具船长还即兴表演了《春风得意》《带你去见我妈》电影主题曲《云后的月亮》和即将发行的新歌《捉迷藏》,悠扬的乐曲,把人们拉到了潮汕的海边,描绘出一幅美丽的潮汕生活画卷。最后,玩具船长给观众送上了新年祝福,表达了对2022年的美好期望。

1

用音乐还原潮汕图景

歌曲与电影相伴相生

南方都市报:《带你去见我妈》将于7日上院线,作为音乐总监,你们怎么看待这部电影的呢?

李奕瀚:

我觉得这部电影是在拍一个中国,虽然取景是在潮汕,但它代表了很多中国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它把这种特色文化原汁原味还原出来,非常亲切。感觉不像是在看电影,而是真的生活在这样一个氛围当中。所以导演很厉害,能把电影的艺术感做得非常真实化。而从做音乐的角度,我们也讨论过方向,我像一个邻居家的哥哥,站在那里玩音乐,不小心飘到了院子的生活气息里。所以,我们在音乐的质感追求也是一个比较平和、比较偏向原汁原味一种状态。

南都:能否聊一下与导演的渊源,以及身为音乐总监在电影音乐中有哪些不一样的设置?

李奕瀚:

第一次导演来找我时是要写他的上一部潮语电影《爸,我一定行的》的主题曲。他说自己只有几十万想拍这部电影,我被他的真诚、那种做一件事情内心在燃烧的状态感动了。当时刚好有一首歌我已经写完了,就是主题曲《老爸,你吃饭了吗》,给导演一听,他就开始流泪,成为了他第一部电影《爸,我一定行的》的主题曲。我们相识源自于互相的一种欣赏。《带你去见我妈》这部电影是潮语电影要用潮汕母语演唱才能更贴近我们的主线,因为这个是我们潮汕民族的基因,是我们创作的自信。语言会在背后给你力量,它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会给你指引方向,让我们在前进的路上更加自信。

南都:相比上一部电影 《爸,我一定行的》,《带你去见我妈》的电影创作有没什么难度?

李奕瀚:

上一部我们只是主题曲、片尾曲、插曲有五、六首歌,那么这次我们一共有20首作品,包括玩具船长一些早期的作品《兄台你近来好吗》《春风得意》也作为这部电影的插曲,其他的就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去重新创作。因为里面比较困难的是这个不像乐队的演出,你只要把艺术形态和艺术内容做好就可以了,电影音乐需要贴近画面、贴近故事,有一大部分的内容你不能抢占画面,要把它隐藏起来,有一部分要有那种回甘的味道,所以在拿捏这个度的时候是非常难的。它也不可能工业化,你一个镜头转的时候要有呼应的位置,那呼应的位置对于音乐来讲,你要是剪掉这一句,它可能就不完整了。所以,我们相当于对着整部电影在演奏,然后完成了这样一部电影原声。

南都:在这部影片当中有超过70%的对白为潮汕方言,会不会担心电影太小众, 票房不好?

李奕瀚:

我们容易用一种主观意识去判断这个东西,而不是用自己最敏感的感受——我们的听觉,我们很多时候会觉得哇这么好听,当然我听不懂。他已经有自我感受是好听,但后面的听就是我们的主观意识,他不像小孩子,你哪怕今天这么冷,他也见到游泳池,他想跳下去,他就想跳下去,他不会去管我等会要干嘛,或是我只在乎现在的开心,所以这是我们一直想说的,让我们的感受都是一种直观的感觉去看问题。

周一:

关于电影的“小众”问题,其实我也特别希望大家有些时候不管是电影还是音乐,其实更多时候真的不用去在意你听不听得懂。我觉得有温度、有意义或者是很用心地在做作品的这一些人,我觉得他就值得你去花一点时间,不要太在意这是好莱坞的大片还是格莱美的好音乐,我觉得好音乐还是好作品哪里都会有,但只是缺乏一个发现的心,如果你们静下来,不要太过于在意太多的一些标榜的事情的时候,可能你在无意之间你会发现好多身边的好的作品我们也能够得到传播。

2

分享乐队理念

不要让方言框住自己

南都:你们为什么取名叫玩具船长?

李奕瀚:

玩具船长是小时候的一个梦想。当时组这个乐队的时候就是和高飞我们几个人在出租屋里面聊小时候有什么梦想的时候,大家意犹未尽。高飞小时候想当邮差,周一想当足球运动员,就各自有各自远大的梦想,所以我们后来发现,那我们现在做的离小时候的梦想太远了,所以玩具船长就是每个人小时候的梦想,我们用这个名字提醒大家去记住自己的初心,包括电影、包括我们自己在做的音乐。

南都:非潮汕的歌迷可能有人不太了解你们,你们能否说一下潮汕音乐的不同?

李奕瀚:

其实我们的创作并没有指定它是什么样的方言,我相信就算听不懂它实际要表达的歌词,但从旋律本身是可以感受到的,音乐可以穿过语言的障碍直达人心。包括电影语言的镜头也一样,大家看到这个内容会有情绪,会沉浸在里面,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周一:

李奕瀚像个音乐导演,他写歌很注重画面的连接性,玩具船长早期也想尝试“概念音乐剧”,所以当时也想把我们一些画面和音乐结合起来,去把音乐表达出来。就是大家不要只是框在了一个框架里,比如说音乐就是一个乐队,拿把吉他上去,我们能不能用一些场景或者说换不同的地方去表达,像电影的表达,这些都是表达内心感受的方式。像《春风得意》用潮汕话唱,你不懂潮汕话肯定听不懂,但我们可能会更愿意去先听旋律,因为这首歌的情绪给到我们,从他的指尖弹奏到他的唱,他其实给的东西够了,所以你能够去感受,不用限制在歌词上。这是我个人比较大的感触。

南都:你们乐队成员来自不同地方,你们组建这个乐队的过程当中有过意见不合的时候吗,或者有过放弃的时候吗?

高飞:

这样的时候肯定有,但其实争吵是一个过程吧,但是每次争吵完你的出来的结论特别是音乐响起有音乐的声音的时候,你就会忘记这个事情。争吵可能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或者超出你预料的一个火花。

李奕瀚:

我们还把一次吵架写成一首歌,现在在音乐节上经常演,叫《吵吵歌》。我们是为了一个作品的意见而争吵,这是对艺术的一种洁癖,对音乐的洁癖,我们想让这个东西做得更好。

南都:现在你们也经常上综艺,比以前更忙了,有没有出圈的感觉?

周一:

没有,一直都很忙,参加草莓等各类型音乐节,湖南卫视、安徽卫视、东方卫视、广东卫视等都去过。但对于大众来说,你的音乐在当下没有像抖音那样,是一个必需的存在,你就引不了流量,很难出圈。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继续坚持去做自己的音乐,我觉得现在乐队已经稍微浮出水面了,接下来就看谁能够适应这个时代。 比起以前来说的话,我会觉得说没有那么的苦,或是说没有那么地下。

采写:南都记者 许晓蕾 丁慧峰 实习生 任子薇

发布于:江西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友情链接:


  • 国产av无码
  • 男人∧V天堂
  • 欲乱家政妇
  • 夜色约爱网站
  • 尤蜜铁牛